欢迎登陆宝鸡市工业和信息化局网站! 今天是:
当前位置:

首页 >> 大企业大集团


陕西宝鸡建设国家级军民融合创新示范区 民参军优势资源对对碰

[ 信息发布:本站 | 发布时间:2018-05-23 | 浏览:1044次 ]

(人民日报 20180522日 星期二 10版 本报记者 张丹华)

在陕西宝鸡专用汽车有限公司的生产车间内,整整齐齐停放着100多辆白色轻型装甲车,车身上或印有“UN”或印有“AU”,这些是联合国和非盟的定制车辆。作为一家土生土长民营企业的负责人,公司总经理王宝和已经在民参军的道路上坚持了十几年。

2017年,宝鸡军民融合产业产值达到350亿元,同比增长16.7%,远超同期GDP增速的8.7%。如今,随着民参军的规模与程度不断提升,民口企业在军民融合中逐步发挥出更重要的作用。

找准区域优势,盘活军工资源

党的十九大报告强调,要形成军民融合深度发展格局,构建一体化的国家战略体系和能力。

“从上世纪末开始,军民融合一直是大势所趋。比如美国波音公司占据全球民用大飞机市场的50%以上,但其产品从民用客机到军用战机、洲际导弹、高超音速飞行器、卫星、空天飞机无所不包。再比如以色列有400多家高技术产业集团,其大部分民用技术和产业都来源于军工企业的军事科技。”宝鸡市委书记徐启方说,“特别是国际金融危机以来,世界各国不遗余力为复苏乏力的经济发展寻找新动能、新增长点,这是驱动新一轮世界军民融合浪潮兴起的深层经济动因。”

2018118日,宝鸡市成立军民融合发展委员会,期望抓住军民融合发展这一重大机遇,发挥装备制造业优势,拉长产业链,提升价值链,努力打造国家级军民融合创新示范区。

据介绍,宝鸡现有军民融合企业40户,其中军工企业9户、民参军重点企业31户。目前,已经初步形成了军工龙头企业带动,钛及稀有金属加工、装备制造、电子设备等民口企业协作配套的产业集群化发展格局。

“宝鸡的区域优势在于装备制造业,把自己的区域优势看准了,就能更好地进行军民融合的区域定位。”中航工业陕西宝成航空仪表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李宏印说。

中航宝成始建于1955年,是国家“一五”计划的156项重点工程之一。作为“一五”、三线建设时期国家规划建设的重点工业城市,宝鸡有数十家这样的装备制造企业。从电力装备、石油装备、铁路装备、机床工具、智能制造到钛和钛合金、通信、电子、仪表制造,门类齐全。陕汽、陕重汽也是1968年西迁到宝鸡的,陕汽的重卡连续5次参加阅兵。

“除了装备,宝鸡还要发挥驻军部队多的优势。宝鸡还有大量的军转干部,刚好有了用武之地,很多干部在部队干的就是有关军民融合的工作。政府需要做的就是想办法把这些资源盘活。”徐启方说。

“小个子”给军工市场带来更多竞争

要盘活宝鸡的军工资源,就不得不提“清姜坡”。在这条街上,“门对门”分布着烽火集团、凌云电器、中航宝成、长岭集团等军工企业,他们不仅掌握领先的核心技术,更是宝鸡军工产业的“龙头”。

而“清姜坡”所在的渭滨区,是宝鸡“海陆空”俱全的军工产业大区,除了上述4家老牌军工企业外,还有宝鸡北方照明公司等民参军企业,共计21家军工及配套企业,企业数量和产值都占据了全市的“半壁江山”。

“如果说军民融合给民营企业带来的是机遇,那么给军工企业带来的则是更多的压力。民营资本进入军工领域一定会带来挑战,市场竞争会更加激烈。”李宏印说。

军工企业有保密的要求,受到资质和产品的束缚,有的相互之间是不来往的。在宝鸡,有些企业就隔了一堵围墙,负责人却互相不认识。

不久前,渭滨区政府组织国有军工企业负责人参观座谈。“这次组织‘大个子’,下次组织‘小个子’,最后融合在一起,政府构建的是平台。”渭滨区副区长段葆青说。她口中的“大个子”指的是国有军工企业,“小个子”则是民参军企业,平台就是宝鸡市去年8月成立的军民融合产业联盟,由渭滨区承办。

“有了这个平台以后,企业之间的互动交流就增多了。一些民参军企业,过去要进军方的门槛就很难,研发、技术等攻不下来,有了这个平台以后,我们建立了一个微信群,由最初的几十个人,发展到现在的130多人,他们经常在里面交流政策、技术和产品需求等。平台起到了信息交流作用,大家创新激情也更高涨了。”段葆青说。

障碍仍存,民参军期待更多改革突破

“民参军的深化更多需要机制创新。”在宝鸡市工信局副局长马哲看来,这项工作的突破难度更大。

按照相关规定,申请武器装备科研生产许可证,应当先取得武器装备质量体系认证和保密资格认证。同时,根据军队相关规定,还要取得装备承制单位资格证,这就是“军工四证”。2015年,国防科工局对许可目录进行了修订,许可的项数压减了62%

“但是,我们在一线的生产企业对许可放松的感受并不明显。”秦川机床工具集团股份公司第二事业部副总经理李益群说。

“军民融合哪些可以融,哪些不能融,国家是有明确界限的。问题的关键是各大军工集团都是垂直的单线领导,那么这个界限执行起来就不在国家层面,而在各大军工集团。作为国家顶层设计,对军工集团应该有明确要求。这个行业哪一类必须融,让民口企业能参与进来。大军工企业可以集中精力去干核心部分,不涉及核心的交给别人去做。民营企业和像我们这样民口的企业,积极性都很高,大家都想去融。”李益群说。

对此,全国政协委员、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巩富文表示,“相关立法工作需要加快,确立国家主导、保护国家秘密、公平、平等保护等基本原则。明确中央和地方的协调管理职责、理清各个环节的责任分工。”

谈起放开管制,李益群认为无人机是国家在军民融合上面目前赶超世界的一个最好的例子。无人机民营企业在做,国有企业也在做,各自做不同的领域。由于军民都融入这个行业,所以我国的无人机走在了世界前列。国家降低了成本,提高了效率,效果很明显。

除了体制壁垒之外,融资也是民参军企业在起步阶段的一个重要“拦路虎”。“做军工要不断地往里面投钱,一个产品定型最少需要510年,需要做各种试验,整个过程都要投入,企业资金压力非常大。”王宝和说。

为此,宝鸡市初步设置了2000万元的引导资金,专门用于军民融合产业引导,用于支持重点项目、四证办理、大型设备共享。此外,地方财政已经拿出了方案,通过设立基金的形式支持企业发展。同时设立军民融合银行的计划也提上日程,给军民融合企业贷款条件放宽。

“宝鸡的军工企业人才、技术、能力非常强,很多企业都承担着国家不同时期的重大专项,在某些领域有市场、有话语权。现在宝鸡处于转型发展的阶段,要在改革创新中探索军民融合发展路径,努力盘活存量,实现发展转型。”徐启方说。


打印  |  关闭